我從小在父母與鄰居的讚賞中成長。
  由於我五歲就會兩位數的加法,許多人因此都稱讚我是天才兒童,都認定我長大後一定會輝煌騰達。當然,我因此也這麼認為。
  爸爸媽媽為了栽培我這個天才兒童,還特地用心請託,讓我進入明星學校。也許是從小就得到太多的肯定,所以,我不太認真,總認為我的輝煌騰達是本來就該如此,不必努力就該降臨。唸書時,我只讓自己名列前矛,從來不去努力爭取第一名。
  雖然我不太努力,但是,運氣一直不錯。考中學時,以多於最低錄取標準○.三分僥倖進入台南第一志願的台南市中。中學畢業後,也僥倖進入台南一中。這時,我開始有了自己的人生志向:「生平無大志,逍遙過一生。」
  大學考進台大土木系。大一那年,是我真正用功讀書的一年,因為我決定轉系,而轉系必須要有好成績。我順利轉進台大電機系,還在二年級時得了書卷獎。大三、大四又鬼混了兩年。
  將畢業時,我在思考未來時,決定要當台大教授,可以住寬敞的日本式宅院,每年工作八個月,每週只上課八小時。於是,我開始準備考研究所。
  當時,我在美國的哥哥幫我申請到一份獎學金,我還寫信去退回,因為我不希望自己的未來周旋於金髮碧眼、講英文的國度。當然,我被家人狠狠的臭罵一頓。但罵一下就過去了,終身的生活才是大事。
  準備研究所考試時,父親來台北玩,胃不舒服,就近在台大做檢查, 卻被醫師告知已到癌症末期,開刀後,發現已擴散,未切除又縫合,我們就辦理出院,回家準備後事。
  我忙亂於父親的病,根本沒時間、沒心情準備考試。考試當天,我的室友勸我:「反正已經報名了,就去考考看,也沒什麼損失。」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應試,居然考上了。考上不久,父親就往生了。
  上了研究所,我心中未來生涯的藍圖清晰浮現:讀碩士班時,擔任助教;然 後考博士班,擔任講師;博士班畢業,擔 任副教授;然 後升教授。
  然後,有一天遇見一個女孩,非常投緣,忍不住就跟他結婚。結婚後開始思考一個家該有的條件,以及如何負責任的把一家之主的責任扛起來。
  當時,助教的月薪是六千元,實在不夠買房子,以及日後教養孩子所需,我於是努力思考如何賺錢,開始一切向錢看的生涯規劃。
  當時是民國六十五、六十六年期間,英特爾的微處理器8080才剛問市,我在研究所學的微處理機的設計正熱門,於是興起離開學校,出外找工作的意念。很幸運的進入一家外商公司,不但錢多事少,而且,中國節日、美國節日統統放假,還有週休二日。
  我做的是設計工作,只要負責規劃設計,並在時效之內交件即可,工作時間非常有彈性。我的工作就是設計,用微處理機來控制家電用品,例如:電視、冰箱、烤箱、微波爐等。
  老闆很慷慨,除了優渥的薪資外,還有年終獎金。於是,我才三十出頭,卻已經五子登科:有了寬敞的房子、傲人的車子、美麗的妻子、聰明的孩子、存款簿裡還有許多銀子。
  我當時想,一年一、二百萬,十年也不過一、二千萬,這樣的財富算輝煌騰達嗎?我很希望能更有番成就,才不會辜負我的聰明才智,但也怕改變現狀而一無所有。
我像許多對生命產生疑惑的人一樣,終於去找算命仙解惑。
  算命仙告訴我:「年輕人,你會成功,你會家財萬貫,富甲一方,你會走大運到六十歲。不過你天生勞碌命,六十歲後身體會垮。」
  
  我追問:「家財萬貫到底是多少?」
  算命仙回答:「幾十億跑不掉。」
  我心想:「如果,家財萬貫跑不掉,我幹嘛還要勞碌的去工作?」我於是開始思索,如何獲取財富。
  在七十年代早期,房地產暴漲,我於是買預售屋,然後轉手,每年也賺進一、二百萬利潤。我也開始玩股票,從八百點開始買,正逢股票一路上飆,從八百點到一千點、二千點、五千點,一直到九千點。每天中午,我都打電話問我太太:「今天漲停還是跌停?」每天都是兩、三百萬的賺進或損失。這樣炒作股票,幾年下來累積的資產就近億元。
  股市上漲九千點後,我決定不要繼續這樣勞碌賺錢,我要開始逍遙過一生。說停就停,第二天,我把手上的股票統統殺出,退掉財經報,關掉電腦的股市連線,打算好好享受人生。
  在「食」的方面,我努力想痛痛快快大吃大喝,可是,大吃大喝只能讓我痛快兩三天,後來就覺得在受苦刑。因為,我最喜歡吃的是花生和豆腐乳。而且,大吃大喝之後,醫師開始警告我,膽固醇太高,血脂肪過高等,一大堆問題出現。所以,我知道在「食」的方面,花不了我多少錢。
  至於「衣」呢,我習慣穿舊衣服。尤其是,我現在家財萬貫,根本不需要「為悅己者容」,所以,我依然故我的穿舊短褲和內衣,逛通化街夜市,不讓人知道我的真實財富,以免綁架或招來其他困擾。所以,「衣」也花不了我幾個錢。
  再來就是「住」了。住太大的房子,打掃麻煩,請人來家裡打掃,等於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底細,不安全,所以,房子還是夠住就好。而我喜歡木板床加墊被,這樣就睡得很舒服,所以,「住」也無法大量消化我的財富。
  至於「行」嘛,小車子可以大街小巷的鑽,比大車子方便得多,所以,也不會太花錢。
  「育」的部份,我覺得孩子的教育費值得投資,便努力安排孩子的各項才藝補習:英文、跆拳、鋼琴,結果孩子上得哇哇叫,還搞得親子反目。所以,「育」也沒法大量消費。
  後來我想,「樂」應該比較容易花錢。於是熱衷規劃旅遊,帶孩子去走萬里長城、遊西湖,到日本、到美國博物館增廣見聞。沒想到,孩子只著迷於手上的電動玩具,到每個地方都在玩他的電動玩具。我說他,他回我:「又不是我自己要來的,是你要我來的!」
  有一陣子,我放棄了,便只安排夫妻倆人出遊。沒想到,一路上,妻子都掛念著孩子,放心不下。再加上,我也真是感覺旅行很累。於是,放棄以「樂」來消化金錢的念頭。
  我這時才醒悟到,很多錢,沒有自己想像的有用;我也才知道,過舒服正常的生活是不需要花太多錢的。
  然後,我開始發現自己的健康在走下坡。以前,為了設計個東西,常常一、兩天不睡覺,等忙完後再補個眠就回來了。這時卻一天沒睡飽,第二天就頭痛。
  我知道,我人生的高峰期已過,我的生命開始走下坡了。有了這項覺知,彷彿被宣判你已經不可能再創生命的高峰,只能守著你既有的成就過活;未來的生命似乎已被決定,不再有前途,不再有未來!
  我這一生最珍貴的時光已經過去,我用我最珍貴的時光去追逐金錢,追到了金錢,卻覺得沒什麼用處,我忍不住問自己,我到底在幹什麼?我快樂嗎?
  想到自己是個科技人,設計了很多產品,卻因為科技的日新月異,進展神速,而讓很多還可用、還很好用的東西,因為不夠新而被當做垃圾處理掉。我實在沒有幫上別人什麼忙,倒是浪費了很多資源,製造出許多垃圾及污染。我是可以賺到錢,但對別人卻沒有價值。
  然而,我的一生居然就這樣被判定。聰明的腦筋,好的學歷,搭上時代的幸運,成熟的專業及處事經驗,健康的身體,好的家庭背景,一切的美好,都被葬送,只換來幾千萬元。更可悲的是,這一點錢對我沒什麼用!我有幸可以不必再為生活奔波,但我活著有什麼價值?
  我把所有的工作都辭掉,重新規劃我的生命。我不願再用我種種優厚的條件做為換取社會、勝過別人追求利潤的工具。我希望能利用它們,真誠的為別人服務,不收取任何一分酬勞。我希望能對別人有一點利益,我自己的生命也多少能找回一點價值。
  偶然的因緣,我成了佛教徒,認真而且虔誠的佛教徒。佛教對生命真相的教育及對社會的關懷,更直接肯定了我對自己生命的重新安排。宗教的精神,是支持我無怨無悔全心投入社會公益的原動力。佛法帶來的智慧,使我能夠以更寬廣、更深遠的角度來看待處理事情。最重要的是由於佛法的關係,我得到了明師的指導及一大群同心同願,可以同甘共苦的伙伴,使社會公益的事業得以實現。
  台灣,舉國上下一齊致力於經濟的發展,忽略了人文及心靈的提升。雖然創造了經濟奇蹟,社會卻更混亂,公德心、價值觀反而退步了。社會更不安寧,百姓更不滿意。根本的問題在教育,在品德教育。雖然號稱五育並重,但實際上卻是智育掛帥。長久下去,台灣前途堪憂。再也找不到漢族淳厚的民風,漢族優雅的文化,只留下一群很會賺錢、很能競爭的經濟動物。
  有鑑於此,我們選擇了「心靈提升」做為我們推展的主題,並且組成了「福智法人」的團體。在「福智法人」的系統下,向教育部申請成立「福智文教基金會」做為我們推展品德教育的合法執照。
  除了對人的關懷以外,我們也關懷台灣這塊土地,這個環境。最嚴重的人人都逃不掉的、天天都被傷害的,就是農藥及化學肥料對這片大地、對食物的污染。於是,我們也向農委會申請成立了「慈心基金會」,做為我們推展有機農民銷售有機蔬果的銷售系統。
  創業初期,雖然多人同心協力,但財力人力難免較困難,幸得家人共同支持,我能全心全力投入。十年以來,稍有小成,「福智法人」也漸穩固。除了數十萬計之校長、學子蒙利,數百公頃之良田受益以外,更得教育部之肯定,與教育部共同開發「生命網站」,並得農委會指派成為台灣四家有機農產品之驗證單位之一。未來,為了更徹底的落實品德教育,將要在雲林古坑設立自己的學校。福智國民小學、福智國民中學將於九十二年八月開學。福智高中將於九十五年開學。預定九十八年成立福智教育學院。
  算命先生,本來應該算對的。如果我留在電腦業,可能會搭上這一波賺大錢的資訊業,可能會忙成勞碌命。但是我把命運改了。這十年來,我很忙,忙得沒有星期假日,沒有休假,沒有年節,卻讓我發現了一條道理:原來,人是不喜歡他的工作,才須要休假。如果你真的喜歡你的工作,那種感覺就像一直在休假中。身體的疲累是會有的,但不必放假。未來的十年會更忙,但這不是勞碌命,我為我自己的生命找到了價值,找到了光明,找到了方向,生生世世,生生世世!

bingzh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