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學習經驗談

認真重聽廣論的好處

台北學苑李永晃主任
  我們在家居士努力護持法人事業,很認真的跟著師父學習,希望能夠學到法。但是事實上去做的時候,發現有點困難,怎麼說?我們也想認真聽聞,可是──第一事情很忙,可是──第二沒有時間,第三個可是──坐下來的時候就打瞌睡,第四個可是──聽完之後都忘掉了,這是我實際上的狀況。幸好,法師很認真的把他們的心得告訴我們,帶著我們認真的去做,牽著我們的手一步一步的學習,也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們就很認真的從頭來聽廣論。
  以前我們也聽過廣論,尤其是越前面的越熟悉,因為前面都上了很多遍,應該是最熟悉。可是,很奇怪,這次從前面一聽,發現前面是最不熟的。我們通常都從十五卷聽聞軌理,可是聽聞軌理剛開始是什麼?大家還記得嗎?那段在講思惟聞法勝利,可是我這次發現對這沒什麼印象;消文時都會講,可是書本闔起來,卻對這沒什麼印象,這是讓我很驚訝的一件事情。
  「由聞知諸法,由聞遮諸惡,由聞斷無義,由聞得涅槃。」師父對這段有很長的解釋跟說明,其中主要就是講到如果我們對於法真正認識的話,這認識包括我們內心對法的行相的認識,我們可以遮止這些惡行。但是我們通常聽完之後,不僅沒有遮止惡行,連記都不太記得,效果實際上差很遠。師父還舉一位老比丘的公案:有位老比丘對法非常恭敬、希求,到處去求法,山裡面年輕比丘比較調皮,就開他玩笑,打了他四下,跟他說是加持他,結果因為他很恭敬,果然證得四果。這個過去我聽過,故事也會講,可是這次再聽,我感覺不一樣。我想到,由聽聞真的就會證果嗎?在我的概念裡,聽聞可以增加我們的理解和認知,甚至反觀自己,但是聽聞當中就可以證果,是我以前從來沒想到的事。這次師父的教授展裡有這一段話:「我們的心就像一個機器、像引擎,如果這引擎加了油,跑起來有力量;可是引擎很爛的話,跑起來就像蹦蹦車一樣。所以最重要的就是讓我們的心能夠變成一個很清淨、很有力的法器,這是最重要的關鍵,我們的心如果沒有辦法淨化提升,油加進來還是不大會跑。」我感覺我就是這個樣子。
  法師們很慈悲的來台北學苑開示,下午兩點半開示到六點;學苑午休到一點半,到兩點半中間還有一個小時,通常忙到兩點半還停不下來,只好催大家趕快去聽法師開示,大家也捨不得放下手邊的工作,但沒有辦法──時間到了,不得不放下工作坐下來聽開示。你想這效果會好嗎?少了什麼東西?少了前行!
  思惟聞法勝利就是告訴我,第一個要做前行。怎麼做?思惟!思惟可以變轉我們的心意。思惟什麼呢?思惟我們去聽這座法有什麼好處。怎麼思惟?師父在錄音帶裡講了很多思惟的方式,其中有一個就是我們可以在生活中去觀察,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大一個聞法的勝利。有一次,在法師開示之前,一位同學找我說有問題要跟我談,但因為很匆忙,沒時間談,就上去十三樓佛堂聽法師開示,聽完開示之後,我又在樓梯碰到這位同學,他說:「沒事!一切都解決了,煩惱都沒有了,所以不用談了。」法師的開示也不是針對他的問題,只是廣論內容的開示,可是這位同學的問題就得到解決,煩惱消失了!這就是廣論所講的「摧大罪軍最勝軍」,煩惱,聽一座法就消滅了。
  思惟聽聞勝利講到:「如入善覆蔽黑暗障室內,縱然有眾色,具眼亦莫見。」這次重新聽廣論,發現很多內容為什麼以前都沒聽到,師父的錄音帶,我只有「聽」沒有「見」,好像有眼睛、也有很多內容在那裡,可是我們就看不到,很奇怪,有聽過去就是沒聽到,這就是缺乏善知識的引導,缺乏認真的聽聞。
  過去不能說我們沒有聽聞,可能沒有如理的聽聞,所以這些有看沒有見,這是很可惜的事情。這次重新再聽的時候,聽到很多的東西,很多同學也都這樣講。我舉一個感受很深的例子,在聽聞軌理、說法軌理之後,於完結時共作軌理,以前有同學問我:「完結時要做回向,到底要怎麼做?」我也是含含糊糊跟他講:「回向,就是回轉投向,有功德再去做投資。」廣論二十三頁第二行「於完結時共作軌理者,由講聞法所獲眾善,應以猛利欲心回向現時究竟,諸希願處。」師父開示:我們不管聽一座法或是講一座法都是很大的功德,中間講到要回向正確,否則會三世怨。接著解釋什麼是「猛」,什麼是「利」;後面講到要回向現時究竟,諸希願處,究竟就是最後的成佛,現時就是還沒有成佛之前都算是現時,包括現跟後世。但是有一個重要的點:究竟希願處跟現時希願處是有關係的,現時希願處就是究竟希願處的一個因,所以它不是一個獨立的東西,回向正確的話,那麼現在回向現時的希願處,就是種下將來究竟希願處的因。
  我以前沒有聽到這個,沒有印象,這時才想到我平常回向是怎麼回向呢?就是把它念一念,回向利益一切有情,回向成佛,可是我從來沒有想到,其實我內心還有一個很渴望的東西,我一直沒有去回向,就是我希望學了這法之後,在平常面對境界的時候能夠現得起來,能夠去用這個法。其實我們大家都很希望這個東西,可是我不敢回向這個東西,所以也沒有認真去回向這個。所以當我開始去轉變,聽法後也回向──希望我以後遇到境界,能夠想到我今天所聽到的法,同時能用到這個法。結果很有效,我發現好像聽的東西比較能夠憶念起來,比較有印象,會想到我在聽的時候,回向是有這樣的作意,然後聽的內容就會現起來,雖然現在還不是很好,但我發現比率已經增加很多。我們最大的問題是,書本一闔就沒有了,更不要說面對境界,可是這樣回向後發現:真的是有點不一樣,真的是有差別。
  另外一個例子,有一次法師開示,因為我的前行沒有做得很好,剛開始上課還好,久了慢慢的就開始昏沈。我自己也不想這樣,內心不想放棄,這時候就現起廣論所講「聽聞不能持文,思惟不能解義,修習相續不生,依福田力是要教授。」怎麼辦?我內心裡面開始做供養,開始懺悔,這一定是過去所造的業,所以跟三寶懺悔,中間休息的時候供養、祈求。以前碰到這種情況,中間休息完,下面再繼續聽還是會昏沈,因為可能身體疲累;可是這次祈求後上一支香,奇怪!精神完全不一樣,腦筋好像突然轉過來了,突然清醒的感覺。這就是一種加持!後來幾次的經驗,這樣做幾乎每次都有效,我覺得:「這個真好用!」只要不放棄,努力去做懺悔、祈求、供養,真的是有效,這是我的經驗。
  「親近知識軌理」第二十三頁倒數第三行:「第四如何正以教授引導學徒之次第分二:一、道之根本親近知識軌理,二、既親近已如何修心次第。」師父解釋,其中有一段講到分成兩科,第一個道之根本親近知識軌理,第二親近已如何修心次第,這兩個是一百分加一百分。什麼意思呢?這兩科是同樣的重要,同樣的分量!我們會感覺「既親近已如何修心次第」是整個修行的內涵,從下士、中士、上士,科判很長,而「道之根本親近知識軌理」相對只有幾頁而已,可是這兩科的分量是同樣重要,兩個都是一百分。換句話說,假如前面道之根本親近知識軌理沒有的話,後面再怎麼修都沒有用。
  過去我們覺得親近善知識是很重要,但不是絕對重要,有些還是自己要用功,要思惟,所以善知識是很重要,但不是一百分的重要。這段後面講「總攝一切教授首,是不捨離善知識。」總攝所有的教授,沒有例外,最重要的是依止善知識,不是「很」重要,是「絕對」重要,沒有一個例外,不管斷一個過或生起一分功德,完全都從善知識而來。
  我檢查發現過去好像不是這樣的心態,這次再聽再看,真的是「百分之百靠善知識」,師父是這樣講的,原來差別是在這個地方。師父講,只要我們還有慢心,就很難把依止善知識做得很好,很多功德就很難生得起來,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認真聽廣論對我們影響是這麼大。過去我們可能聽過,認知大概就是這樣,我們就一直停留在過去的階段,所以沒有再進步。我們須要重新再好好的聽,才有再進步的可能。

bingzh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