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證法師開示於請師住世法會
         八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無始劫以來我的狀態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自我,你有沒有想過你的過去生是什麼?如果我們沒有刻意去思惟,常常不會感覺到我有過去生的存在,我們過去生的狀況可能會是怎樣?你可以仔細的回想:過去生的你,可能從事怎樣的職業?譬如說過去生的我,可能是一個出家人,過去生的我,頭腦並不怎麼靈光……。經過不斷的回想過去生的﹁我﹂可能是怎樣的時候,就會不斷的把自己的生命往前推。也可以從這個﹁我﹂再往周圍的人推展,想想看過去生的我可能做過哪些事情,可不可能結過婚?可不可能也曾念過書?可不可能也有爸爸媽媽,也有一些朋友?
  仔細的去推想我們的生命狀態時,就會發現一個人的生命如果沒有透過特別的引導,在無量劫的生命裡,我們能夠做的事情是什麼?比較好的,或者生為人,能讀書,找一份工作,結婚生子,過完一生;比較不好的,可能連讀書的機會都沒有,窮苦潦倒一生;或者連﹁人﹂都談不上……。無限生命的﹁我﹂就是這樣的輪轉。
  生生世世是不是就這樣過去呢?
  細細觀察,平時我們生命心識所能緣到的,沒有一樣是跟無限生命有關的,格局只停留在眼前。尤其是可以比較一下,學佛之前、學佛之後,我們的同事,或者周圍的人,你更能發現大部分的人心裡想的是些什麼:累了就睡覺,肚子餓了就吃飯,情緒不好就罵人,如果不小心別人的車子跟我相撞,多半會責怪對方。閒來無聊,到處逛逛、看電視……,我們生命的格局就是自己認為的這樣一個世界。要怎樣才能跳脫現有格局,去認識到更長遠的生命?一定要依靠一個有智慧的人來引導我們!如果沒有一個有智慧的人引導,我們這一生也就這樣過完了,我們對生命的狀態仍然不曉得,而這一生來是這樣,下一生來還是這樣。如果我們這一生很認真的追求現世的安樂,追求完了以後,死掉,下一生再來,可能就沒有福報了。沒有福報,又沒有人引導,我們可能就會變成一個窮人,再過幾生,我們就在六道輪迴裡面輪轉。這就是我們無始劫來生命的狀態。所以生命裡能不能夠得到智慧的關鍵,就是在於善知識的引導。
這一生我與師長的關係
  這個團體--財團法人福智寺的成立,是在民國七十六年的時候,常師父曾經見過老師,他本來想要修行,但是老師告訴他說:「如果你想要弘揚佛法,就回去好好的弘揚廣論。如果你想要修行,就留在這個地方,好好的學習。」師父選擇回來弘揚廣論。民國七十八年的時候,師父在南普陀講了一百六十卷的廣論錄音帶,後來有些同學陸陸續續的聽了廣論錄音帶以後,就開始組成研討班。民國八十一年有一些居士建議師父,希望成立一個團體,能夠利益更多的人,學習到比較正確的佛法。所以民國八十二年我們就成立財團法人福智寺,接著陸陸續續辦了一些活動,包括教師營、大專營、校長營,甚至於後來成立慈心及文教基金會,整個法人事業的格局就開展出來。一直到現在,台灣有這麼多人學習到佛法,有機會吃到有機無農藥的蔬果,然後小孩子能夠參與讀經班、青少年班……,這些事業的開展,從無到有,都是靠著常師父幾年下來一步一步、一點一滴帶著我們走出來的,包括我們僧團也是這樣,也是被師父一點一滴拉拔出來的。
  從這一點我們再回過頭去看師長跟我們的關係,從自己的角度來看,我們可能會想,我是靠著自己進來學廣論,我是靠著自己的選擇到這個團體,但是,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如果沒有常師父當初講的廣論錄音帶,會不會有這個團體?不會!同樣的,如果沒有常師父在福智精舍創立男眾僧團,後來到了鳳山寺,現在會不會有比丘僧團?不會!如果沒有常師父提出種植有機無農藥蔬果的理念,我們現在吃得到有機的東西嗎?吃不到!如果沒有常師父成立財團法人福智寺,我們有沒有可能學到廣論,能夠參加精七用功、參加淨智營?不可能!所以你會發現:我們現實所有得到的一切,我們在佛法上得到的任何好處,甚至於我們在這個團體裡面所得到的任何好處,是不是全部來自於師長?包括我們有機會到法味餐廳吃到一餐有機餐,這個功德也是來自師長。包括我們團體有一些條件很好的學長,這功德也是來自於常師父!因為如果沒有常師父,學長們也不一定會留在這個團體,我們也不一定有機會碰到條件這麼好的學長來帶領我們。同樣的,如果不是常師父,也不可能有鳳山寺的這一批法師,因為鳳山寺這一批法師是因常師父的功德而留在這個地方的。所以廣論裡面講到:「由佛功德獲飲食,愚夫不知報佛恩。」從這些點點滴滴去看,我們周圍所接觸到的一切美好,包括我們內心上、心續上一點功德的增長,我們從淨智營、從廣論,甚至說從精進用功裡面得到的所有功德,心續上所有功德的增長,根源都是來自於哪裡?常師父!沒有師長,我們不可能得到任何的好處。
  現在有這樣多的人對於教法的信心,根源都是對師長的信心而來,如果沒有對師長的信心有這一群人,我想靠著自己一個人,努力的在廣論上得到什麼東西,這是很難得到的!所以沒有師長就不會有這一切。沒有師長,我不可能有這麼多的同行善友。
無限生命的我與師長的關係
  那麼從眼前我們跟師長的關係,我們可以再往前推,我們跟師長的關係難道就只有這一生嗎?我覺得絕對不是只有這一生。佛經上有很多捨身餵虎的公案,我們有可能是那隻老虎;還有割肉餵鷹的公案,我們有可能是那隻老鷹,而師父就是那個國王。實際上,我們這一生,你會發現想要進來學習也很不容易。如果那本厚厚的書讀不下去,你還是進不來;你會發現進來參加研討班很不容易,因為研討班的班長不是每一個都是很精彩的,有時候研討班的班長講得很無聊,你還留得下來,也很不容易;你會發現同樣一個晚上你也可以到外面去逛街而不用上研討班,為什麼你選擇上研討班?這就是我們宿生跟師長的因緣,一方面也是你的善根帶著你留在這裡。同樣的,有機無農藥的理念,也不一定每一個人都能接受,可是我們會接受,有些人是從認同有機理念而進來研討班的,這也是他的善根。他有眼光,這眼光就是善根。有些人是從文教事業進來,例如帶小孩子來讀經而進來學廣論,那代表他懂得善良,這也是有眼光。
  為什麼我們有這種相應的業?不是只有這一生才發生的,如果你宿生沒有跟這個人、甚至於跟這個法相應過的話,你不可能會對這個理念產生相應的感覺,覺得我要這個東西,可見這是前一生帶來的。從這一點可以證明:常師父講廣論不是只有這一生,前一生也講過。同樣的,從這一點也可以說明各位學廣論也不是只有這一生才學的,前一生也曾經學過。像一些比較資深的同學,在這裡可能已經熬了五年,做義工都做得很苦,能夠熬得下來,那也很不簡單,就是你宿生善根與跟師長相應的業,帶著你走下來。舉一個自己的例子來說明,記得我剛出家的時候,是在福智精舍,有的人會被趕回去,那時我也很怕被趕回去,因為出家第一個禮拜的時候,福智精舍就有一個人被趕走,我很擔心下一個會不會就是我?因為我對世間貪著這麼重,也許師父會跟我講:「如證你可以回去了。」我很怕這樣,所以那時候我常想:「如果師父趕我回去,我會跟師父講:『師父,我不回去!』如果師父還是要我回去,我就跪在師父面前求師父,讓我留下來。」後來我仔細想一想,我還蠻有善根的,為什麼?因為我後來發現很多人到鳳山寺出家不成被趕回去,他不會要求留下來,認為回去就回去嘛!這就是善根的差別。這都是宿生有過這種善根,才會有這種等流。
  我們宿生既然有跟師長相應的業,再往後看,我們的目標到底在哪裡?為什麼我們須要捨棄世間的這些好的東西?以現在台灣人的富裕,你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出去,好好玩一玩,每天晚上好好的逛一逛街,為什麼我們要進來這邊學?我們的目的到底在哪裡?講比較實在一點,我想我們共同的目的是希望改善我們的生命,到究竟成佛。而且在這一群共業團體底下的心識之流,不斷的再創造跟改善,往後絕對不是一生的事,往前推,我們也已經不只改造一生,而是已經改造很多生了。但是心識之流要不斷不斷的進化,直到你能夠掌握你的生命,這還必須要走很久,如果我們就此斷掉,就此離開了師長,離開了團體,想要再走回來就很難了。你就會在輪迴裡,像在一個黑暗的世界,看不到任何的邊際。而在輪迴裡沒有師長引導的生命,就像一片浮萍、一團棉絮漂泊在水上、空中、黑暗中,沒有任何的方向。而當你的心裡開始選擇了皈依的對象,開始想要改造生命,這一條路就是無限的生命無限成長的開始。這時候你的生命開始有根,生命的方向就從這個時候開始建立。
  因此我們選擇心靈的成長,改善我的生命,這條路不只是過去的我走這麼久,往後的我還有無限生命要繼續走下去。往後走下去要靠誰?靠師長!下一生還要靠師長再來講廣論,下一生還要靠師長再把我們找回來,這是我們生命的根,生命若沒有這個根,我們便成不了佛,因為我們看不到生命的方向。

bingzh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