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教改火車頭」的前教育部長吳京14日病逝,不少人從媒體報導知道他往生的消息,但知道他曾協助福智文教基金會成立的人卻不多,他也是師父在成大的同班同學,因為這一段因緣,吳京在臨命終時是由師父在台灣最重要的弟子如證法師親自為他作皈依後安詳離世的。
吳京部長和家人都不信佛,也沒有學過佛,但是和師父卻有一段奇特的因緣,早在大學同班時期,師父和吳京部長及他的家人感情就一直很要好,乃至師父後來到美國弘法時期,也有一段時間住在吳京部長家中,由部長的母親親自照顧著師父,因此師父對吳京部長一家人始終都是非常感念的。
在學術界幫助過很多人,影響層面相當廣大的吳京部長,不僅是位國際性知名人物,本身也是中央研究院院士,他經政府延攬回國擔任教育部長期間,領導風格離不開他那美式的作風,觀念不僅新穎,且是個非常有智慧的人,在國內從事教育改革多年,不僅贏得「教改火車頭」的美名,更有人稱他是位只會做事、不會做官的人。
在教育部長任內,適逢師父創立的福智文教基金會申請設立,當時如果不是吳京部長順水推舟的協助,福智文教基金會是沒有辦法這麼順利就成立了。師父除了感念在心,對吳京部長母親後來過世的後事處理事宜,也全部由福智團體來加以協助。
儘管吳京部長後來還是沒有學佛,也沒有特別做些建立教法的事情,但僅以他在教育部長任內協助成立福智文教基金會這一件事情而言,依「重用無作」法則,他所造的業還是會不斷增長、廣大。因此在他晚年罹患「壺腹癌」,生命即將走到人生的終點之際,團體的若瑩師姐接到吳部長夫人電話,希望我們能陪著部長走完最後一程時,團體立刻答應,除了部長有恩於團體外,更何況部長的母親也曾照顧過師父,團體當然沒有理由不答應幫忙吳部長。
經由若瑩師姐的轉述,知道部長在往生前幾天,還能走路時,一天當中一定會到成大醫院的佛堂禮佛三次,但才隔幾天,當若瑩師姐再去醫院關懷部長時,部長病情急轉直下,除了無法起身,身體也愈來愈虛弱,這時若瑩師姐問部長「願不願意作皈依」,如果願意就請部長握一下她的手,此時已戴上氧氣罩無法言語,但意識依然清楚的部長立刻緊緊握住若瑩師姐的手,接著再問「我們請法師為您作皈依好不好」,部長再握了一次手表示同意。接著若瑩師姐為部長播放了「南無本師釋家牟尼佛」的讚頌,問部長好不好聽,部長又握了一次手,問會不會太大聲,部長用力的搖搖頭表示不會。雖然我們不在場,但透由若瑩師姐的描述,卻完全能夠體會部長殷重想要祈求皈依的心。
14日上午9點左右,當若瑩師姐趕到成大醫院時,部長的貼身秘書急著要師姐趕快上去,這時看到部長虛弱到已無法再像前一天可以握手了,同時也進入了彌留狀態,但若瑩師姐還是鼓勵部長堅持下去,等到如證法師來為他開示,這時部長的眉毛還是有動了一下,當如證法師抵達時也立即為部長作了重要的開示,要部長萬緣放下,跟著師父走,此時,沒有學佛但隨侍在旁的部長家人也依著如證法師的引導,一句一句跟著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完成了一場很莊嚴殊勝的三皈依。
之後部長的生命跡象愈來念微弱,若瑩師姐從上午11點左右親眼看著部長的心跳指數從89、88、87…一路往下滑,一直到12點左右心跳完全歸零。以一個壺腹癌到後來轉移到肝癌、骨癌的病患而言,按理在臨命終時應該會遭逢極大的痛苦,但因升起殷重的皈依心,因此看不出部長有任何一絲絲痛苦的神情,這也讓若瑩師姐再次驗證到師父的功德、三寶的功德,以及三寶不可思議的力量。
如證法師交待,這是一個很好的緣起,而且部長等於是在憶念師父的情形下,跟著師父走的,因此部長往生時,助念關懷班同修念誦的佛號是和師父圓寂時一樣的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唄-咩-吽」,從中午一直到晚上8點40分左右,助念的同修也一直維持在2、30人左右,除了同修也有成大的學生趕來悼念部長,將助念室擠得滿滿的,最後在助念滿8小時之後,從部長的表情可以透露出,部長是在非常的安詳的情形下離去的,這一切的一切,讓趕來悼念的成大校長看了萬分感動,感恩團體的協助。
吳京部長一生雖然沒有學佛,但臨命終時因為皈依,在「皈依福有色、三界器猶狹」之下,除了造了一份很重的善業之外,也感得大體在四大分解時,依然非常平靜,並安詳的離去。
吳京部長往生後,教育部也成立治喪委員會,其中也邀請了福智文教基金會擔任副總幹事,協助以佛教儀式處理後事之宜,這也讓我們再次感覺到這都是師父的功德。
若瑩師姐說,吳京部長雖然沒有學佛,但以和師父的這一段因緣,仍能感得最後可以以如此殊勝的方式往生,那我們和師父的深厚因緣更成了我們生生世世的最大的保障。

bingzh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