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上師 淨明法師開示

十六年前,師父為了辦法人事業,決定要晉見法王報告這件事情,那時候師父的身體非常不好,住在雲林醫院,醫生警告說他的身體狀況非常差,但是師父還是毅然決然地坐上飛機,到了那裏是下午,溫度是攝氏四十多度,我們連夜上山,一路上都是石頭路,到了山上己經凌晨了,那時正下著大雨,後山下雪,氣候這麼差,師父又病倒了!沒辦法,就派我代表他去向法王做報告。

我們事先並未安排到面見法王的行程,當時法王有事要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我就想辦法跟著去希望能用各種方式見到法王。一路上又是大冰雹,又是泥流,山腰上的泥土就像泥漿,右邊是崖谷,我也只好硬著頭皮穿過去了。

隔了一天,一大早五、六點,我又坐車趕到法王做法會的地方。一路上,一樣是傾盆大雨、下冰雹,一直到中午前,我就這樣挨著餓跑來跑去、跑來跑去;後來,他們辦事人員跟我說:「你們中午來試試看!」到了下午一、兩點左右,我們就插隊進去,終於能夠見到法王;那個時候,天空突然放晴,還出現彩虹;法王非常重視這件事情,還說回去要見師父一面,我們在裏邊談了一個多小時,這是非常難得的!那一天,我到傍晚五、六點才吃第一頓飯,然後連夜趕回師父的住處,抵達時己經是半夜 一兩 、點了。

當我走到師父房門口時,天色非常陰暗,下著大雨,寒風瑟瑟的,我靜悄悄地站在門口,想說要不要進去,這時,師父用非常微弱的聲音,劃破了黑夜:「淨明啊!進來吧!」我毫不思索地就進去了,我想:「師父在想甚麼?師父怎麼那麼厲害,怎麼知道我回來了呢?」師父他老人家躺在一個破舊的房子裏面,外面刮著大風,裏面刮著小風,己經整整等我兩天。

一進門,我打開非常暗的電燈泡,師父不讓我扶,他一向習慣是自已撐著坐起來,我要倒茶水,他也不讓我倒,我們師徒兩人在那寒風瑟瑟、伸手不見五指的寒夜裏,在床上面對面的坐著,師父說:「法王說了甚麼?告訴我!告訴我!」我非常高興地說:「師父啊!師父啊!法王答應了!答應了!」

我看到師父聽到了這句話之後,炯炯有神的眼光,黑白分明的、柔和的眼睛帶著澄澈的淚水,露出非常深邃的眼神,很篤定向前方看著,師父說了兩句話,而且是上氣不接下氣,非常微弱的聲調:「我這口氣斷了也值得!我這口氣斷了也值得!」我不曉得怎麼樣形容那種感覺,到現在我還不能忘記那個場景。

大家想想看,一個身負重病的老和尚,在寒風中躺在床上,望著他心愛的弟子甚麼時候回來;同時,另一幕是我,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子,出家不久,沒身份、沒地位的。在內外種種的困難下,離開師父,身負重任,想辦法晉見法王,滿師父的心願,讓他能夠高興,你們想像這兩幕情景,十多年前,甚麼都沒有、種種困難的情況之下。

師父無量以來,為了他心愛的、無邊的有情,幾乎都在這種面臨死亡的情況下,用他最慈悲的眼神,很篤定地望著我們,他也在期盼、思念我們,他想要幫助我們,他在尋覓著我們,這就是我們偉大的上師!他一向以來就是這種精進不懈的精神。當他年老的時候,這麼瘦弱,坐在椅子上,沒有任何肌肉支撐他的身體了,還在為我們講法,每一天為了掙扎吸一口氣,己經耗掉他很多的體力、精力,他還是跟我們講法,啊!我們這樣的上師!

所以《十法經》說:諸善知識者,是我們長夜中,馳騁生死尋覓我者…….等等。我們對師長的功德、恩德要這樣去憶念,這是傑仁波切教我們的。

bingzh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